欢迎订阅《中国动物保健》!请前往就近邮局订阅。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zgdwbj,回复订阅进入订阅页面,支持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

Loading
0

GSP大限之后渔药黑店能真正退出市场嘛?

当下,渔药店老板的最烦心的事是什么?不是回款,不是卖药,而是过GSP。众多老板在时间的压迫下,快马加鞭地完成着各项规定动作。如若不能,2012年3月1日之后,即使凭借各种家庭式药店形式生存下来,头上必定离不开“黑店”二字。到底会有多少这样的“黑店”存在?现在谁都不知道。GSP是个好政策,出发点也十分积极。官方对GSP实施的宣传口号是,必将有力地推动我国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工作稳步向前发展,对维护药品市场的正常秩序,规范企业经营行为,保障人民用药安全、有效将产生积极的作用。不过说归说,有些药店老板们似乎并不买账。湛江某药店老板对GSP政策的信心明显不足。他拿GMP来做类比说,刚开始的时候都是动作特别大,大家的反应也都很强烈,但是真的等实际操作过程中,却出现了一系列的混乱。“像现在过了GMP的还不如不过的,过了的还得应付飞行检查等各种没法逃避的政治任务。”在他看来,GSP政策可能最后也会导致表面上门店数量减少,实质是不减少反而增加。他一度偏激地对农财宝典记者表示,有法规没有人执行,黑店有人来要钱,黑医生没法管。有法规有人执行也多是捞钱,既然是钱能办的事就不是问题。“有人要钻漏洞,有人会开后门,这样的政策还会有多少约束力呢?”政策导向从来都是好的,但是执行过程中的诸多问题却一次次地触碰店主们的信赖底线。南方农村报曾经报道过的类似乱像包括药品华丽转身非药品售卖,畜牧兽医基层工作人员公然假借人手不足为由,拒绝审批新开药店,政府相关机构工作人员通过各种方法谋取过程中的一己私利等等现象,已经将本来就充满争议的政策推向了更加让人不信赖的一面。与此同时,相关咨询及培训过程的缺失,也让信息闭塞的店主们错失了诸多学习和沟通的机会。农财宝典记者在江门采访时,曾有水产药店老板说及GSP时茫然无措,一度说出“是不是我打个电话,工作人员就会过来帮我过”的天真言语。信息的不对称,让部分店主显得“很傻很天真”,但是过于精明的店主一样占不了太大便宜。知道的多一样也要付出。肇庆地区某水产药店老板就在和农财宝典记者说起过GSP时大倒苦水,历数自己硬件、软件准备,工作人员打点的花费。更让他痛恨的是,有的时候即使花钱,也得忍受各种刁难。“这个政策好像成为了别人发财的手段。”他很无奈地说。政府在力推的好政策,下面的执行却显得缓慢无比。除此之外,由该政策所衍生出来的GSP包过公司开始冒了出来。据南方农村报报道,该类公司的收费从几千到一万多不等,关键看服务内容。某中介公司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一般这种公司都有点‘背景’。”据介绍,这也是很多公司只做某个地区业务的主要原因。“有些开得比较大的中介公司,可能他的关系就在‘上面’。”不过他说,他建议选择那种在当地的小中介公司,“毕竟验收是当地的主管部门,还是直接拜当地的土地神比较好。”除此之外,基层的药店老板们而言,对于学历的硬性规定也足以拒很多药店于GSP之外。根据广东省实施兽药GSP的相关规定:一个零售兽药企业最少要有3个人。一是兽药经营企业的法人代表或负责人;二要有主管质量的负责人或质量管理机构负责人;三要有质量管理人员。其中,兽药质量管理人员应当具有兽药、兽医、水产等相关专业中专以上学历,或者具有兽药、兽医、水产等相关专业初级以上专业技术职称。曾负责协助公司的加盟店进行GSP申报的佛山市南海渔愉鱼水产服务有限公司孙惠林表示,GSP规定的硬件部分一般比较容易达到,关键在于学历一项。对于一些规模较小的夫妻店而言,此前并未经过正式的专业学习,学历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难上加难。而如果聘请有资质的专业人员的话,药店的营业利润又难以支撑。有药店老板担心自己明年3月份之前无法通过GSP,针对部分兽药店老板所担心“期限已到,但药店还没有通过GSP,该怎么办”的问题,罗建民明确表示,关于GSP有三个不变:即过渡期两年的时间不变、明年3月没有通过收回药品经营资格不变、评审标准不变,届时将会有一个月的整顿时间。“但是我要强调的是取消经营资格并不是永久性的,只要能够在一定时间内通过验收,同样可以重新开业。只是在申请验收的这段时间,兽药店禁止营业。”虽然各方都很重视,加上水产淡季的到来,也给了药店老板们足够的时间来着手准备GSP事宜。不过即使如此,老板们的积极性似乎并没有出现如期般高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广东省累计共有1333家兽药经营企业通过兽药GSP验收,占本省兽药经营企业(店)总数量的23.63%。据统计,全省共有兽药经营企业(店)5642家,比9月份统计减少281家。10月份,全省新增279家兽药经营企业通过兽药GSP验收。目前,东莞和揭阳市累计通过兽药GSP验收企业数量占本市兽药经营企业(店)总数量的比例分别为53.49%和50.77%。累计通过兽药GSP验收企业数量占本市兽药经营企业(店)总数量的比例少于20%的有包括潮州在内的十个城市。繁杂的通过手续,足够低的通过率,好像给了我们一个预测悲观的理由。“大不了我就做‘黑店’好了”的心态有在基层蔓延的趋势。照此推算,“黑店”的存在似乎已成定局,我们唯一不能预知的是,到明年的3月份,所谓“黑店”具体的百分比。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段, 艳红,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zgdwbj.com/archives/6976
微信支付微信支付

觉得不好少打点:)

最后编辑于:2013/8/10作者: 段, 艳红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rrow grin ! ? cool roll eek evil razz mrgreen smile oops lol mad twisted wink idea cry shock neutral sad ???

请关注中国动物保健公众号

请关注中国动物保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