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领引未来,南农高科的新城“役”

    |     2016年7月4日   |   企业   |     评论已关闭   

作者:方廷松

互联网改变的不只是信息传播的效率,而且破坏了以博弈为基础的传统商业模式,取而代之为分享经济的共为共赢新模式。在互联网世界没有地域边界,任何产品品牌在理论上只有一个,因为任何同质化产品的利润最终都会趋于0,而互联网会加速这一趋同的进程。因此,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企业只有持续的创新才能摆脱被趋同的命运。在过去的一年,以猪圆环病毒2型灭活疫苗(SH株)享誉江湖的南农高科在禽苗市场拉开了新城疫之战,在公司层面布下猪苗禽苗并举的“一体两业”格局。2016年6月23日,从日本福冈驶往上海的海洋水手号邮轮上,南农高科举行了“千人会议”,发布了猪圆环水佐剂新品,同期举行了新倍清(重组新城疫病毒灭活疫苗<A-VII株>)上市一周年分享会。

image001

A-VII株灭活疫苗产品特点突出

重组新城疫病毒灭活疫苗(A-VII株)是扬州大学刘秀梵院士团队历经十年心血研发出的一类国家新兽药产品,备受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关注。

image003

图1扬州大学教授胡顺林

“该疫苗不但可以用于鸡,而且被明确为国内第一个可用于鹅的新城疫疫苗,它也是国内首个将减少排毒作为效检质量标准的新城疫疫苗。”扬州大学教授胡顺林介绍新倍清时说,“历史上新城疫有四次大流行,第一次是在1920年-1960年前,主要流行毒株是基因II、III、IV型,第二次是1960年-1970年代初,主要是基因V和VI型,第三次是在1980年代,主要流行基因VIb亚型,第四次是从1980年代后期至今,主要流行基因VII型。据统计,2006年至2015年间共报道分离新城疫强毒353株,其中VII型毒株319株,占到了分离株的91%。除去鸽源24个毒株,鸡群和鹅群中VII型毒株占到了97%。” 尽管近年来鸡新城疫在全国流行呈下降趋势,但地方性散发流行仍时有发生,并以VII型为主。因此从有效防控角度看,基因-VII型疫苗可能取代目前普遍使用的IV系苗而成为优选疫苗。

扬州大学教授胡顺林指出“A-VII株灭活疫苗是世界上首个针对流行株研制的疫苗,其免疫原性强,产生抗体效价高,可有效降低免疫禽群中NDV强毒感染率,能有效控制免疫鸡群中的非典型新城疫”。

我们的责任就是把产品做好

image005

图 2南农高科总经理张弦

在重组新城疫病毒灭活疫苗(A-VII株)(新倍清)上市一周年的分享会上,南农高科总经理张弦女士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的责任就是把产品做好”。

做好产品是一个企业的责任,也融进了南农高科一贯遵循的“创新、用心、品质”理念。南农高科的发展坚持创新引领未来,重视产学研的研究和合作,坚持用心制苗,把好的产品回馈给客户,坚持为客户创造价值。

研发创新

南农高科建有通过国家农业部GMP验收的活疫苗、灭活疫苗两个生产车间8条生产线,拥有家畜、家禽两大系列共23个产品,具备年产活疫苗100亿羽(头)份、灭活疫苗5亿ml的生产能力。产品主要包括猪苗克清系列:园克清(猪圆环病毒2型灭活疫苗(SH株)、蓝克清(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活疫苗R98株、瘟克请(猪瘟活疫苗(传代细胞源))、伪克清(猪伪狂犬活疫苗)及泻克清(猪流行性腹泻、传染性胃肠炎二联灭活疫苗);禽苗系列:新普安(鸡新城疫活疫苗(N79))、新倍清(重组新城疫病毒灭活疫苗(A-Ⅶ))、鸡新城疫、禽流感(H9)二联及鸡新支流三联灭活疫苗等系列特色产品。

南农高科2009年成立江苏省动物疫病防控生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聘请扬州大学刘秀梵院士、南京农业大学姜平教授为工程中心首席科学家,结合高校、科研院所技术优势,注入公司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新工艺、新技术,并拥有专利3项,其中自主发明专利1项,获得国家新兽药证书5项:“猪圆环病毒2型灭活疫苗”、“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活疫苗(R98株),鸡新城疫、传染性支气管炎、禽流感(H9亚型)三联灭活疫苗”和“鸡新城疫、传染性支气管炎、减蛋综合症、禽流感(H9亚型)四联灭活疫苗”、重组新城疫病毒灭活疫苗(A-VII株)等。2014年南农高科又成立无锡市、江阴市院士工作站 。工程中心和院士工作站为南农高科研发创新提供基础保障、重要技术平台并吸引大批有为的人才。

2015年,南农高科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达到了15%,超过行业平均水平7.4%近一倍(图1)。

image007

作为企业研发,重点是工艺技术创新与升级换代,生物工程创新与升级是企业两个研发关键,工艺技术创新与升级换代包括种毒种细胞保藏与鉴定、细胞克隆改造与驯化、悬浮培养工艺开发、新型动物疫苗佐剂开发和新型耐热冻干保护剂。南农高科的禽苗已经开始做悬浮培养工艺的探索,包括新型疫苗开发等。

另一个重点是生物工程创新与升级,主要涉及基因工程技术、蛋白纯化与表达、规模化发酵技术和单克隆抗体检测技术。因为企业有先进的设备设施和抗体检测技术,这几年南农高科也承担了10余项国家级和江苏省级的科研项目,包括国家一类新兽药重组新城疫病毒(A-VII株)灭活疫苗产业化研究。

用心制苗

张弦说:“作为一个企业来说,我们必须坚持用心制苗”。全员质量管理体系、GMP管理体系和6S管理涵盖生产工艺、生产过程管理和设备升级改造的方方面面,甚至公司内部考核系统,都要来支撑整个生产质量管理体系的落实,重视内部培训,要求员工“学好专业知识,做好规范动作,搞好班组建设”。

从种毒优化、原材料控制到工艺优化升级,从内控标准控制(表1)到产品放行控制(图2),是一道道无情的关卡,更是一层层用心的责任。

产品名称 内控标准 国家标准
La Sota、N79、Clone30 106.5EID50/羽份 106.0EID50/羽份
新油 对照组≤1:4;免疫组≥1:64 免疫组GMT≥1:16,对照组均≤1:4
新流 ND:对照组≤2log2;免疫组≥6log2 鸡新城疫部分:免疫组4log2,未免疫对照组2log2

禽流感(H9亚型〉部分:免疫组6.0log2,对照组 2log2

H9:对照组≤2log2;免疫组≥8log2
新支流 ND:对照组≤1:4;免疫组≥1:64 新城疫:免疫组GMT≥1:16,对照组均≤1:4

传支:二免血清不低于首免的4倍

禽流感H9:免疫组 GMT≥1:90,对照组均≤1:4

M41: 二免/首免≥4倍
H9:对照组≤1:4;免疫组≥1:128
新支减流 ND:对照组≤1:4;免疫组≥1:64 鸡新城疫部分:免疫组1:16,未免疫1:4

传支:二免血清的HI抗体效价几何平均值应不低于首免血清的3倍,对照鸡血清HI抗体效价均应不高于1:8

鸡减蛋综合征部分:免疫组1:128,未免疫1:4

禽流感(H9亚型)部分:免疫组1:64,未免疫1:4

M41:对照组≤1:8,免疫组二免/首免≥3倍
ESD76:对照组≤1:4;免疫组≥1:128
H9:对照组≤1:4;免疫组≥1:128

表1:南农高科的内控标准控制

image009

产品放行控制是非常严格的,原材料中的SPF鸡血清要检测24种病原、SPF种蛋经ELISA、AGP检测4种蛋传病毒,半成品继续用IFA、PCR检4种蛋传外源病毒,控制外源病毒流入下道工序,而成品则要通过最严格的鸡胚法、细胞法和动物法的检测,进行最严格的外源病毒控制,通过层层把关的产品才会最终交付给用户。

除了严控产品中的外源病毒,南农高科的检测系统还特别增加了内控颗粒度检测、批间差异检测和内毒素检测等标准。

技术服务

南农高科秉承“新技术、心服务、新标杆”的经营理念和“以德立身、创新创优、以诚兴业、共为共赢”的企业精神,有一支技术全面、业务精良、公信力高的专家服务团队,2013年南农高科即在行业内倡导“美丽动保在行动”,提出“健康养殖、科学用苗”理念,技术服务可以为广大养殖户提供快速、准确的疫病诊断及疫病防控、健康养殖方案。如血清学检测、流行疫病RT-PCR/PCR检测,可以对样品进行主要流行疫病(如:新城疫、传染性支气管炎及禽流感H9等)抗原检测与分离工作,疫苗免疫后的抗体水平分析等等。通过快速而准确的判断,有效的实验室及临床数据分析支撑,结合专家优势和养殖户共同商讨合理免疫程序制定,提供疫病净化方案等,打造疫病防控专家服务理念!

“用心”还体现在产品包装设计的细节上,南农高科的每一个产品包装上都有醒目的数字编号,比如鸡新城疫活疫苗(N79株)是数字“1”,被称为1号苗,鸡新城疫、禽流感(H9亚型)二联灭活疫苗(La Sota株+WD株)为“6”,称为6号苗,鸡新城疫、传染性支气管炎、禽流感(H9亚型)三联灭活疫苗(La Sota株+M41株+WD株)为“8”,称为 8号苗,三个产品有共性也有侧重,摆在一起就是:“168系列”全心为养殖户服务。养殖户也可以根据当地流行病的状况进行其它的组合选择,简单易记,不易混淆。

有国家一类新兽药产品新倍清的优势,南农高科立志打造一个在新城疫防控领域提供专家型解决方案的专业公司。检索国家兽药基础数据库的数据显示,目前重组新城疫病毒灭活疫苗(A-VII株)目前只有南农高科、扬州优邦、青岛易邦3个厂家拥有批准文号,大部分厂家的新城疫灭活疫苗,采用LaSota株,大部分厂家的活疫苗也是LaSota株或者Clone30株。含LaSota株、Clone30株的新城疫疫苗南农高科也在生产,但是鸡新城疫活疫苗(N79株)却是南农高科独一家。还有新城疫禽流感(H9亚型)二联灭活疫苗、新支流三联灭活疫苗等来丰富整个禽苗产品线。

对于召开上市分享会议的意义,张弦指出新倍清产品上市一年来,通过公司生产工艺技术优化,产品质量严格把关,产品得到越来越多客户的认可!由于新城疫病疫情主要表现是非典型新城疫,新倍清在防控非典型新城疫上有着巨大优势!上市分享会就是通过产品在市场上使用的实施案例分享,使业内认可国家一类新兽药产品的优势!

科学减负“五减两不免”

新城疫作为危害全球养禽业最为严重的烈性传染病之一,由于传统疫苗不能有效保护当前流行毒株,导致临床非典型症状,一直困扰着广大养殖户。为研究制定行之有效的免疫程序,实现科学减负,峪口禽业与刘秀梵院士率领的疾病防控技术研究团队,在刘院士17年专业研究的基础上,联合开展系列研发工作,明确了“5减2不免”的科学减负目标,5减即减疾病、减毒株、减次数、减剂量、减应激;2不免即:21日龄前不免疫,产蛋期间不免疫。2015年5月6日,扬州大学、峪口禽业、南农高科三方在峪口禽业召开“新城疫工作组”第五次会议确定了以重组新城疫病毒灭活疫苗(A-VII株)为核心的新城疫科学减负方案。

跻身世界三大育种公司之一的峪口禽业,在“5减2不免”的科学减负目标要求下,新城疫免疫程序优化为“产前2次活疫苗(1日龄喷雾启动、21日龄活苗加强)、2次灭活苗(21日龄和110日龄灭活苗加强)、产蛋期不免疫”的“刘扬ND‘2+2’免疫程序”。

image011

Figure 3峪口禽业首席兽医官、副总裁刘长清

峪口禽业首席兽医官、副总裁刘长清在分享会上介绍说,新的免疫程序为每一只种鸡的防疫成本节省了3.81元,如果按300万存栏来估算,可节约上千万元的防疫成本支出。另外通过减少应激,鸡群生产性能的提高,增加的种蛋还可带来3000万元的经济效益,同时降低人工成本700多万元,算下来就是近5千万元的直接经济效益。间接经济效益来自商品代雏鸡的免疫成本节省和生产指标的提升,按照12亿只雏鸡估算,高达15.75亿元。这样的经济效益的获得得益于优化的免疫程序和可靠的疫苗品质。

image013


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来源:创新领引未来,南农高科的新城“役”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