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化猪场免疫抑制现象及防制

    |     2013年12月27日   |   兽医   |     评论已关闭   

当前,我国规模化猪场猪病频发,病情日趋复杂且难以控制净化,免疫失败现象普遍存在,其元凶就是免疫抑制性疾病的存在。猪场免疫抑制性疾病,一方面使某些疫病出现非典型感染和发病,使某些原有的旧病以新的面貌出现,如目前各地发生的非典型猪瘟就表现这一特点;另一方面,有些病原的毒力增强,虽然经过免疫接种,仍常造成免疫失败;同时,多病原混合感染和复合症使疾病更为复杂,特别是一些条件性、环境性病原微生物所致的疾病显著上升。虽然采取一系列的诊断和防治措施,常常效果不理想,甚至无效。 [O_U user_role=”Administrator,Author,Contributor,Editor,Subscriber,Customer,Shop Manager” blocked_meassage=”请登录后继续浏览“]

大家公认的免疫抑制性疾病如猪繁殖与呼吸疾病综合征、圆环病毒病、伪狂犬病、支原体肺炎等都能破坏猪的免疫系统,造成不同程度的免疫抑制,除了容易导致细菌性疾病混合感染或继发感染外,更为严重的是导致相关疫苗免疫失败。因此,在防控猪病中首先要消除猪群中存在的各种造成免疫抑制的因素,重点控制好免疫抑制性疾病的发生,提高猪体的特异性与非特异性免疫力,才能保障猪群的健康水平,减少由于疾病而造成的重大损失。

一、免疫抑制因素与机理1、免疫抑制性疾病的影响。

(1)蓝耳病(PRRS)。PRRS病毒主要在单核巨噬细胞系统内复制,尤其是肺泡巨噬细胞。然后转移到局部淋巴组织并进一步扩散到全身多处组织的巨噬细胞和单核细胞中,使感染猪只免疫力降低,产生免疫抑制和免疫干扰,PRRSV还可引发无症状持续感染,且无抗体产生,从而继发其它病原感染,造成较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2)猪圆环病毒病(PCV-2)。病毒既能使血液中T细胞、B细胞等淋巴细胞数量减少、单核细胞及幼稚型白细胞增加,又可导致骨髓、胸腺、脾脏、淋巴结等网状内皮系统出血、淤血、肿大、变性、萎缩等病变,因此极大的降低机体免疫器官的功能。

(3)霉玉米中毒。霉玉米中含有黄曲霉菌及一些毒素等,直接破坏浆细胞的合成、分化,而浆细胞又是合成免疫球蛋白(抗体是免疫球蛋白的一种)的主要原材料,所以当浆细胞受到重创后,疫苗所产生的抗体效价很难达到正常保护水平。

(4)猪伪狂犬病(PRV)。病毒感染猪体后,首先在鼻咽上皮和扁桃体内复制,然后随淋巴液扩散至附近的淋巴结,并在单核细胞和肺泡巨噬细胞内复制,损害其杀灭病原和细胞毒的功能,导致机体免疫抑制与免疫力低下。

(5)猪流感(SIV)。病毒感染猪体后,在呼吸道上皮细胞内大量繁殖,导致上皮细胞脱落、坏死;以及肺部嗜中性粒细胞浸润,阻塞呼吸道并损伤肺组织;病毒在肺泡巨噬细胞内复制,对巨噬细胞有杀伤作用;由于呼吸器官受到严重的病理损伤,从而易引起其他病原体的入侵。在临床上常见与蓝耳病病毒、圆环病毒2型、猪瘟病毒和呼吸道冠状病毒混合感染,并可继发感染胸膜肺炎放线杆菌、副猪嗜血杆菌、支气管败血波氏杆菌、多杀性巴氏杆菌等。

(6)细小病毒病(PPV)。病毒感染猪体后,主要在肺泡巨噬细胞和淋巴细胞内复制,损害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和淋巴细胞的母细胞分化能力,导致猪的免疫抑制。

(7)气喘病(肺炎支原体MPS)。支原体侵入猪体后,主要侵害猪的呼吸道,损伤纤毛和上皮细胞,使呼吸道的纤毛系统凝结、脱落、消弱和抑制纤毛系统清除异物和病原体的能力,使病原体通过呼吸道下沉到肺脏;同时,肺炎支原体还能改变肺泡巨噬细胞功能,抑制肺脏的免疫应答,造成免疫抑制,使其对其他疫苗的免疫产生干扰作用,也为其他病原的入侵创造了有利条件。导致病猪易继发感染多杀性巴氏杆菌和传染性胸膜肺炎放线杆菌及副猪嗜血杆菌等,加重病情,增大发病率。

(8)传染性胸膜肺炎(APP)。放线杆菌主要居于猪的扁桃体,并可粘附到肺泡上皮,被肺泡巨噬细胞吞噬或吸附并产生毒素,这些细胞毒素对肺泡巨噬细胞、肺内皮细胞及上皮细胞有潜在的毒性作用,导致猪只产生免疫抑制。

(9)弓形体病。弓形虫在宿主体内繁殖,使大量的免疫细胞受到损害。破坏机体的免疫系统的功能,导致猪体免疫抑制,造成猪瘟等疫病的疫苗接种产生免疫失败。

2、滥用药物。氨基糖苷类(庆大霉素、卡那霉素等)、四环素类、氯霉素和痢特灵等抗生素都具有免疫抑制作用。如卡那霉素对T淋巴细胞和B淋巴细胞的转化有明显的抑制作用;新霉素和土霉素对某些疫苗免疫也有抑制作用;四环素类对巴氏杆菌菌苗免疫产生抑制。长期大量的使用磺胺类药物,可造成动物免疫系统抑制,免疫器官出血与萎缩等。地塞米松可减少淋巴细胞的产生,具有免疫抑制作用。

3、应激因素。养猪生产实践证明,猪舍温度过热、过冷、猪群拥挤、转群混群、分娩、断奶、去势、换料、接种、噪音,长途运输,急促驱赶等各种应激因素,都可促进动物机体肾上腺皮质激素分泌增多,影响淋巴细胞的活性,引起猪只出现免疫抑制。

4、疫苗的问题。

(1)剂量。就猪瘟疫苗而言,用不同剂量的C株苗免疫猪,证实免疫剂量与保护水平密切相关。剂量不足时,攻毒后不能阻止强毒在体内复制和带毒。免疫剂量提高到80~100PD50(约320~400RID,RID为兔体反应量),攻毒后能制止亚临床感染,所有耐过猪均不带毒。目前欧洲为消灭HC亚临床感染多采用加大免疫剂量的方法。欧洲药典规定用C株疫苗免疫时,肌肉注射剂量为100PD50(400RID)。我国猪瘟细胞苗出厂检验以5万倍稀释能致兔体热反应为合格,即每毫升原液含5万RID。规定的免疫剂量为150RID,折算为37PD50。这一剂量远低于国际标准,显然在HC不稳定地区应用这一剂量,不足以切断HC亚临床感染引起的恶性循环。也就是说,我国目前核定的猪瘟免疫量为每头份150个兔体反应单位,而国外的核定标准为每头份400个兔体反应单位。因此,在我国每头猪按一头份的猪瘟免疫量显然是不够的。

(2)疫苗本身的质量和使用方法直接影响疫苗的免疫效果。大量的临床资料证实,组织苗(如脾淋苗)优于细胞苗,猪瘟单苗好于猪瘟联苗。绝大多数疫苗必须在低温下保存和运输。如猪瘟疫苗应在-15℃条件下保存运输,并严禁反复冻融。但基层分销商大多用冰柜0℃保存,反复冻融现象亦极普遍。这样,疫苗的质量和效价就会大打折扣。在使用方法上,稀释后的疫苗不能在2小时内用完,疫苗失效;用碘酊或其他消毒液消毒针头,人为杀死弱毒疫苗;用大号针头注射,导致疫苗外漏;打飞针,免疫剂量不足和漏注;用一个针头打到底,打防疫变成带毒传播。

5、免疫程序存在缺陷也是造成免疫失败的又一原因。制定合理的免疫程序的关键是如何排除母源抗体的干扰,确定合理的首免日龄。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们尽可能作母源抗体水平监测,随时调整仔猪的首免时间,使仔猪首次免疫避开母源抗体干扰,而又不给野毒提供感染机会。

6、猪瘟母猪带毒现象不容忽视。母猪带毒现象在我国是相当普遍的,造成的后果和经济损失也是相当严重的。带毒母猪通过垂直传播和水平传播造成猪瘟的持续感染。同时,先天感染猪瘟的仔猪产生后天免疫耐受性,经反复注射疫苗不产生抗体,成为持续性感染的带毒猪。如果这种猪被误作后备种猪培养,将形成新的带毒种猪群,这样会导致猪瘟传染恶性循环链的形成。

二、免疫抑制现象的综合控制在预防猪发生免疫抑制时,要采取综合防制措施,构筑起特异性免疫和非特异性免疫两道屏障,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猪的免疫抑制的控制问题,从而保障猪只健康地生长。

1、制定科学合理的免疫程序。制定适合当地实际情况,特别是适合猪场情况的免疫程序,并选用经国家批准,通过GMP体系认证的厂家生产的安全、高效、优质的疫苗用于猪群的免疫预防,才能获得良好的免疫效果。

2、定期应用免疫增强剂或免疫调节剂。目前在兽药临床上使用效果好的产品有细胞因子制剂,如猪用转移因子、干扰素、白细胞介素以及免疫核糖核酸、高免球蛋白、胸腺肽等,这些产品不仅具有抗细菌、抑制病毒的功能,而且能激活和增强细胞免疫系统的功效,增加抗体的形成,消除体液免疫系统的抑制因素,消除体液免疫抑制,致使细胞免疫系统和体液免疫系统处于高效表达的状态,机体处于强健状态。还可用中药制剂,如人参多糖、灵芝多糖、黄芪多糖、猪苓多糖、党参多糖、香菇多糖等,以及清热解毒、抗菌、抗病毒的其他中药制剂,如清开灵、柴胡、板蓝根、双黄连、鱼腥草、大青叶、杜仲、穿心莲、连翘等,都具有激活免疫细胞、调节免疫功能、增强免疫力之功效。其它制剂还有左旋咪唑、维生素C等,也具有增强免疫的功能。

3、禁喂发霉变质的饲料。饲料营养一定要全价,科学搭配,保证有足够的蛋白质、氨基酸、微量元素和各种维生素,确保猪只各个生长阶段的营养需要。当前饲料中存在霉菌毒素污染比较普遍,对养猪业的健康发展是严重威胁。妊娠母猪与仔猪对霉菌毒素特别敏感,要严禁饲喂发霉变质的饲料。在夏季多雨、潮湿的季节或饲料已有轻微的霉变时,应在饲料中添加霉菌毒素吸附剂,同时补充维生素C、A、E及复合维生素B等,连续饮水7天,可有效预防霉菌毒素中毒。

4、合理使用抗生素。预防与治疗用药,要避免使用易造成免疫抑制的各类抗生素药物,特别是不要滥用与长期使用劣质抗生素,这样不仅会造成免疫抑制,而且会延误病情,增大死亡率。一定要根据病情合理选用安全、优质、高效的抗生素,首先要对病情作出正确诊断,再有的放矢选择药物,最好是先做药敏试验,再根据药物的性质与作用选用敏感的抗生素进行对症治疗与有效预防,这就是合理使用抗生素药物的基本要求。

5、坚持消毒制度。猪场要建立严格的消毒制度,并认真的落实到位。生产区,平常要做到猪舍每周消毒1次,通道与排污沟每周消毒2次,人员与物品进入随时消毒;猪舍周围环境,每月清扫消毒1次。发生疫情时,产房每天消毒1次,保育舍每2天消毒1次,育肥舍每周消毒2次,外环境每周清扫消毒1次。使用的消毒药尽可能使用无免疫抑制作用的药物,可选用复合有机碘和复合醛类消毒剂。使用消毒药时,要定期更换品种,对人畜安全,消毒效果好,不要盲目乱用消毒药,以免造成免疫抑制与产生耐药性。

6、科学饲养管理,减少各种应激。坚持自繁自养原则,慎重引种,严格检疫;实施”全进全出”和封闭管理的饲养模式;建立完善的兽医卫生消毒制度;粪尿与污水要无害化处理;灭鼠、杀虫、驱虫;猪场禁止饲养其他动物;全方位的落实生物安全措施;保持猪舍清洁卫生、冬暖夏凉;保持猪场良好的生态环境等;最大限度地减少病原微生物对猪场的污染,对猪场的侵害。采取有力措施减少各种应激对猪群的危害,特别是仔猪出生,断奶前后,分娩,接种,转群,混群等环节,要注意控制应激。特别是仔猪断奶时常发生断奶应激、温度应激、环境应激、饲料应激和营养应激等,诱发仔猪在保育舍发生各种疫病,造成仔猪大批死亡。如果仔猪断奶前2天每头肌注猪用转移因子0.5毫升,能降低各种应激反应,保持猪只自体的稳定,可避免发生应激而诱发多种疫病的发生。

7、建立疫病监测制度。养猪场,特别是种猪场一定要建立疫病监测制度,每季度对猪群进行1次免疫抗体监测,重点监测猪瘟、口蹄疫、蓝耳病、伪狂犬病、圆环病毒2型感染及猪流感等。通过对疫病的监测,检出隐性感染或潜伏感染猪只,及时淘汰,净化猪群;通过疫病监测,可及时掌握疫情动态,以便做好预警预测工作,发现问题及时采取有力措施,可把损失控制到最小限度,确保猪群健康。

(作者:赵遵明;欧秀群)[/O_U]


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来源:规模化猪场免疫抑制现象及防制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