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发展中兽医学的研究剖析

    |     2013年11月22日   |   科研   |     评论已关闭   

国内外发展中兽医学的研究剖析

王秀君1,Huisheng Xie2,吴昆泰3

1. 河南牧業經濟學院医药系,郑州,450011

  2. Chi Institute of TCVM, Reddick, FL, USA, 32686

              3. 爱宝动物医院,台中,40749

 

中兽医学是起源于中国古代的,具有独特理论体系和丰富诊疗手段的传统兽医学。它是我国历代家畜疾病医学家的经验总结,以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为特点、针灸和中药为主要治疗手段、阴阳五行学说为指导思想、理法方药俱全的独特的医疗体系。中兽医学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几千年来,它对我国家畜的繁衍起了保障作用,并对全球兽医学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中兽医学英文称为Traditional Chinese Veterinary Medicine,TCVM,

北美国家称为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Veterinary Medicine, CAVM,

1. 中国的发展

1.1 中国大陆中兽医的发展

1.1.1 中兽医学教育

当前,在中国大陆几乎所有的农业大学和畜牧兽医专科学校,都开设了中兽医学课程,并且在一部分院校专门开设了中兽医专业,例如:河南牧業經濟學院(原郑州牧业工程高等专科学校)、河北农业大学中兽医学院、定州中兽医学校和西南大学荣昌校区等。

目前国内的中兽医专业教育主要是面向三年制专科生,河南牧業經濟學院现有在职中兽医教工11人,专职教师9人,兼职教师2人。设中兽医专业两个班、中兽药专业一个班,三个年级共有500多人。开设的课程中主要包括了:中兽医基础理论、兽医中药学、中兽医方剂学、中兽医临床防治技术、动物温热病学和兽医针灸技术等,共计300多学时。经过多年的教学、研究和探索,已经积累了丰富的专业、教学经验[1]

1.1.2 中兽医学的应用及研究

中兽医医药无论是在防病治病,保障健康,还是在提高生产性能,促进我国畜牧业经济的发展功不可没。目前,中兽医医药在动物饲料添加剂、疫病防治和临床诊疗方面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同时传统中兽医学和中兽医医药具有简、便、廉等特点,无论是对今天的医疗资源的开发,还是对未来畜牧业经济的发展,都将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近年来,化学药品、抗生素及激素的毒副作用和抗药性严重困扰着各种疾病的有效防治,尤其是易引起动物产品药物残留已成为一个全社会关注的问题。中药毒副作用小,不易产生抗药性,不易在肉、蛋、奶等畜产品中产生有害残留,是中兽药的一个独特优势。这一优势,顺应了时代潮流,满足了人们回归自然、追求绿色食品的愿望,所以出现“中兽药热”是大势所趋的必然[2]。同时,西兽医不能医治的疑难杂症很多,但在中兽医的参与下往往能取得良好结果,这主要是因为中兽医具有独特、丰富而有效的治疗手段[3]

2. 台湾中兽医的发展

在台湾,中兽医学的起步很晚,70年代初始,始有学者讲授兽医针灸学,如1974年陆德光兽医师应聘回台,在台湾大学讲授兽医针灸学两年。晚近各大专兽医科系开授有关之课程,如台湾大学林仁寿教授所开授的兽医针灸学及中兽医学概论两门课程,由于兽医课程相当繁重,因此这些属于选修的中兽医学并未受到重视,殊为可惜。

1981年,林仁寿教授自英国获得博士学位回台后,应全省农友要求,开始尝试针灸治疗乏情母猪的研究,继而在乳牛方面亦得到了印证,此研究投入了十余年的心血,初期的工作都是陈荣华博士、刘世华博士与杨清容兽医师协助,并于1984年亚洲兽医联盟第四次大会中,现场示范动物针灸,为我兽医界争光。

为了弥补正统兽医教育中漠视传统兽医学的缺憾,一群有志之士诸如在台湾大学林仁寿教授,中兴大学家畜医院王俊秀院长和冯翰鹏教授,中国医药学院陈太义教授等人的积极筹划下,并获行政院国科会的经费支持,于1985年7月8-20日,在中兴大学家畜医院,举办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中医药在畜牧兽医学应用研习会」。表面上这仅是个一般性的研习会,然而实质上却反映出国人对我们传统医学再度燃起了信心,并且积极的参与。研习会的内容涵盖了基础中医原理、中药药理及临床应用三大主题,延聘专家学者共计26名,从理论到实际作完整的介绍。研习期问,学者专家倾囊相授,百余名莘莘学子悉心求学,颇为感人,有了中医药初步的训练,假以时目,当可见其功效。就如同陈立夫资政在研习会开幕词所说:「今天各位能有机会接触中国医学,应用到畜牧兽医上,是很好的开始。」又说:「我们要创造、发明….把中国固有的宝贝东西从根救起,并且还要迎头赶上西方医学。」语意中带看鼓励和期许,我们这一代应该拿出毅力、下定决心,以行动来实践,使得今天此昨天好。

虽然台湾传统兽医学的学习环境并不理想,值得庆幸的是,不少临床兽医师,有鉴于西兽医学的局限性,仍投入中兽医学的应用与推广。尤其是自1990年后,海峡两岸的紧张关系舒缓,传统兽医学的民间交流也日渐热络。其中苗粟的徐锦源、徐锦煌兄弟,即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他于1995年在台湾举办『第二届海峡两岸中西兽医研讨会』,由于台湾兽医界的反应热烈,1996年再度举办了第三届,并邀请大陆中兽医学专家于船、张克家、陆钢、董悦农,安丽英等教授来台担任讲师,吸引了台湾兽医界的高度兴趣与热烈参与,这不仅是两岸传统兽医学的成功交流,更是中兽医学在台湾茁壮的助力。

一门新兴科学的发展,在未受到政府相关单位的全力奥援下,民间力量的凝聚则更显重要,尤其是有组织的团体。台湾传统兽医学的发展亦是如此,在林仁寿教授与一群有理想的学者、专家、兽医师等积极筹划下,台湾第一个合法成立的传统兽医学团体-《中华传统兽医学会》,于1997年3月16日,在台湾大学农学院附设动物医院国际会议厅成立,此学会系以研究及推广传统兽医学及其相关科学为宗旨,目前约有会员200名,主要来自畜牧、兽医、中医药及西医药等学者专家或临床医师与兽医师[8]

 

台湾台中市爱宝宠物医院的吴昆泰院长在临床上就多采用中兽医的治疗方法,2006年并创办了“中兽医医学宝典文录”( http://tcvm.hopto.org/newtsamms)教育云平台、导入全球同道打破时空限制学习,在云端平台上实时分享上课内容与心得,笔者王秀君、王长林、吴昆泰和当时郑州牧专动物医药系汪德刚教授应邀也参加其教育云平台的教学活动。

 

卫生福利部中医药司,也正在为了促进中草药研发及国际化,规划台湾成为中草药科技岛,增强台湾的竞争力,期待中草药带动台湾产业,开创国际市场而努力。

3. 国外中兽医的发展

早在唐代,中国兽医学就开始东传日本;明代的《元亨疗马集》也是现在世界上流传最广、流传国家最多的一本中兽医典籍。建国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我国的传统兽医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近年来,随着经济、贸易和学术交流的日益广泛,中兽医学在国外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并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3.1 中兽医学在美国的发展应用

3.1.1 兽医针灸法律

美国兽医学会(American Veterinary Medical Association,AVMA ) 于1996 年对有关法律作了相应修改,既强调针灸、天然植物疗法(包括中药) 是兽医学不可缺乏的一部分, 又鼓励各个兽医学院应开设针灸等课程, 强调兽医师应该有足够的针灸教育经历才能应用针灸。

3.1.2 教育体制[4]

自1974 年成立起, 国际兽医针灸协会(IVA S)便开始主办兽医针灸的培养工作。经过30 多年的探索,IVAS兽医针灸班不断完善,已成了美国及其它西方国家最主要的兽医针灸教育体系。目前,每年从IVAS结业的学员大约100多人,大多是美国兽医,其它有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德国、瑞士、瑞典、丹麦、荷兰、西班牙等20多个国家的兽医。该培训班课程结构大体是分四个阶段授课, 总学时110,即每个阶段25~30学时。第一阶段学习中兽医基本理论及与西医的关系、针法;第二阶段学习中兽医诊断方法,小动物穴位及马体穴位;第三阶段学习穴位诊断、复习小动物穴位及马体穴位;第四阶段是如何应用针灸疗法治疗疾病。每个阶段进行3~4天,中间停课1~2个月后再进行下一个阶段的学习。学员若全部参加四个阶段的学习、通过笔试、临床考试、完成一病例报告,并参加额外的40学时临床课,可以获得IVAS颁发的结业证书。目前,已有数千名兽医毕业于IVAS兽医针灸培训班并得到结业证书,他们成了应用兽医针灸疗法治疗动物疾病的主流。

另外,科罗拉多州大学(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CSU)、加利福尼亚大学(California)、佐治亚大学(Georgia)、肯塔基大学(Kentucky)、佛罗里达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康乃尔大学及Tufts(它福志)大学兽医学院目前均设有定期或不定期的兽医针灸学选修课。

近年来,美籍华人谢慧胜博士在佛罗里达州创办的Chi Institute of TCVM,主要从事中兽医方面的学术研究、临床诊疗、人员培训及技术咨询。该研究所在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国的影响不断扩大。自1999年以来,已经先后举办了8次国际研讨会,其中2000年(广州)、2002年(成都、广州)、2004年(广州)、2006年(北京)分别在中国大陆举行,引起中兽医界的强烈反响。

3.1.3 学术活动与期刊

美国中兽医学方面的学术活动主要由IVAS和AHVMA在操办,每个学会每年均主办一次年会。其中,IVAS规定: IVAS年会在美国召开2次后,必须在非北美国家(如欧洲)召开1 次。笔者应邀在1994年、1995年和1997年年会上做大会发言。总的印象是,学术气氛比较活跃,学术重点在临床应用方面,对理论问题探讨不多。与中兽医学有关的美国期刊主要有两个: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veterinary Acupuncture及The Holistic Horse。自1997年,Klide和Kung合着的《Veterinary Acupuncture》(《兽医针灸学》))后,目前出版了不少中兽医学书籍, 包括: Problems in veterinary medicine:Veterinary Acupuncture (兽医学问题:兽医针灸学)、Veterinary Acupuncture:Ancient Art to modern medicine(兽医针灸学:古代艺术到现代医学)、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veterinary medicine(补充与替代兽医学)、Four Faws Five Directions(四足与五行)等。

3.1.4 临床应用

针灸已广泛应用于马、狗、猫等动物常见病,比如关节炎、腰背风湿症、外周神经麻痹、蹄叶炎、腹泻、便秘、腹痛、皮肤过敏、呼吸系统功能紊乱、繁殖机理阻碍、泌尿系统功能紊乱和肝病等。针灸还应用于心血管系统疾病,取得了一定疗效。值得一提的,针灸在治疗一些疑难病方面,也初见成效。这些疑难病包括犬脊椎间盘性病、马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赛马Wobblers(一种颈椎狭窄性病)。此外, 传统的中国兽医诊疗技术在美国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扬光大。

美国兽医过去能用中药的人很少,并且只知应用成方(尤其是他们所称的汉方), 大多不会加减,我们称他们是“有药无医”(只知原方照搬, 不懂随证施治、加减化裁等中医用药的道理)。但现在有些学习过中医和中兽医的人,不仅能使用一些常用中药和成方,而且开始懂得了一定的随证选方及临活加减程序。如犬猫的老龄性疾病(腰肢病、虚弱证、脏腑功能衰退、糖尿病等)在美国比较普遍。对于这类病证,经过一定中兽医培训的美国兽医,往往能较熟练地分辨其气血阴阳,而后恰如其分地选择四君子汤、补中益气汤、四物汤、六味地黄丸、肾气丸、左归饮、右归饮等成方,并进行必要的加减化裁[5]。有的兽医还印制了专门的病历,设口色、脉象、证型等栏目,以供详细记录。有一个名叫Cheryl Schwartz的兽医,用于治疗犬猫疾病的中成药就备了几十种,如四君子汤、四物汤、六味地黄汤、归脾丸、参苓白术散、二陈丸、金匮肾气丸等。在加利福尼亚,许多这样的常用中药及成方制剂很容易买到,有的来自中国,也有许多是美国制造[6]

3.1.5 科学研究

在科研方面,Purdue大学Bossut博士等进行了马羊的电针镇痛研究,Alabama大学Steiss博士等进行了针刺治疗马蹄叶炎的研究,Pennsylvania大学Martin博士等进行了针刺治疗马背部疼痛的研究,Tuskegee大学黄燕卿博士进行了针刺治疗猪试验性腹泻。这些研究大多是由私有公司或个人损款赞助的。由联邦或州政府直接拔款从事兽医针灸或中药几乎没有。不过,IVA S 和美国兽医整体疗法协会(American Holistic Veterinary medical Association,AHVmA)每年均有专款提供兽医针灸中药及其它天然疗法的研究经费。此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 IH)每年也提供经费从事替代疗法(包括中药和针灸)研究。其它国家包括中国的学者均可申请这些经费。

3.2 中兽医学在日本的发展应用

日本除原有的日本东洋兽医学会外,前几年又成立日本东洋兽医学会,IVAS的高级课程有中药的介绍。另外,有很多日本兽医学者来到中国或者去美国取经,学习中兽医学技术。Kosei Yamagiwa和Yumiko Bannai两个中兽医学者,他们在临床上不仅采用中兽医的传统疗法还采用中医按摩的方法进行治疗[7]

3.3 中兽医学在泰国的应用

  目前,泰国已经有一部分兽医师开始将中兽医防治技术应用于马和宠物。张美龄女士就在中国大陆订购了一批针灸用具和相关的中兽医书籍,主要应用于马的针灸保健治疗。不久的将来,中兽医也将会在泰国扎根并迅速繁衍。

4. 讨论与思考

随着交流的频繁,越来越多的国外兽医学者开始接受并在临床上使用中兽医疗法,并且很多已经获得了国家的支持和资助,这就必然会加快中兽医在国外的发展、使用和研究。作为中兽医起源的中国,我们应该有更强烈的压力和责任感,然而现实却如安徽农业大学的史江彬副教授说:现在处在一线兽医工作者仅仅用中兽医来治疗可以说绝无仅有,很多兽医根本就不懂中兽医。队伍在变小,基础在削弱。没有新鲜的血液补充就意味着没有后继力量。原因在哪里呢?正如吉林农业大学的赵海沄教授说:近几年,中兽医课时数被砍得七零八落,极少数学校只有90学时左右,大部分是50~60学时。中兽医研究所和教研室减少,高等农业院校的中兽医教研室大部分不存在,中兽医教师只有1~2 名。(弘扬传统医学推动中兽医发展——纪念《中国国务院关于加强民间兽医工作的指示》50周年暨2006中国中兽医发展高层论坛(纪实),中国畜牧杂志,2006 42(22):13-15.)在这种情况下,能够维持就算不错了,何来发展,更不要说创新了。

因此,要想保护我们的国粹,让中兽医发展壮大,不至于变成“西中兽医”,我们不能光口头说重视,要真正拿出行动:国家投入、学校重视、学科壮大,三者一体。中兽医又怎么会不发展壮大呢?中兽医又何许与国际接轨呢?

 

参考文献

 

[1] 中兽医专业培养计划,郑州牧业工程高等专科学校,2006年版

[2] 如何传承和发扬我国的中兽医学——访中国畜牧兽医学会中兽医学分会理事长许剑琴教授,动物保健,2006 (3):46-48.

[3] 李建喜,杨志强,王学智.中兽医学的研究现状与未来展望.动物医学进展.2005 26(2):51-54.

[4] 谢慧胜.美国中兽医学诊疗技术现状与未来.中国兽医杂志.1999 25 (1):36-37.

[5] 张克家.令人刮目相看的美国中兽医.中国兽医杂志.2000 26 (4):60

[6] 张克家.美国加州的中兽医临床一瞥.中国兽医杂志.1998 24 (8):57

[7] 林仁寿.中兽医学之传承与未来.四川畜牧兽医.2004 31 (3)

[8] 吴两新,林仁寿.中兽医学在台湾之现况.中华传统兽医学会会刊第十一卷第一期.2007 37.


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来源:国内外发展中兽医学的研究剖析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