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中国动物保健》!请前往就近邮局订阅。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zgdwbj,回复订阅进入订阅页面,支持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

Loading
0

养鸡大户称鸡得病越来越怪无奈不停换抗生素类药

抗生素等药物残留是影响肉、蛋、奶等畜禽产品安全的重要因素。人体经常摄入低剂量的抗生素等残留药物,会逐渐在体内蓄积而导致各种器官发生病变,产生变态反应、过敏反应、免疫抑制等。然而半月谈记者最近在陕西一些乡村调查时发现,出于治疗、预防疾病和促进动物生长的需要,养殖户普遍存在不合理使用、甚至滥用抗生素等药物的现象。
西安市长安区郭杜镇一位养鸡大户向记者讲述了这其中的无序和无奈:
现在养鸡成本高,利润低,风险大,以前100只鸡中能有60只下蛋,就能保住本钱,现在没有90只下蛋,就要赔钱。这两年鸡在冷暖交替时常得各种怪病,鸡不产蛋,如果不换着方用药,多用药,把病治好,养鸡户不但没受益还要亏本。
以我家现在的4000只鸡为例,养鸡用的玉米价格已经由前两年的0.6元/斤上涨到了目前的1.1元/斤,饲料价格也由以前的70元/袋涨到了现在的120元/袋,4000只鸡一天的饲料投入就要1600元。如果鸡不下蛋,还要用药,每天的亏损将近2000元。
这两年,这种情况是常有的,鸡得病比较多,而且越来越怪,为了预防或治疗,养殖户只能不停地将各种药品拌入鸡的饲料,或者直接注射。
比如这种鸡不下蛋的怪病,养殖户们都查不出病因,找不到有效的药方,治不好,或者症状稍稍好转后又会出现反复,所以我们只能不停地换药、加药,包括抗菌药、消炎药在内的各种抗生素类药不停地在鸡群中施用,但往往效果并不明显,需要不停地试,不停地换。
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村养鸡的数量已经少了很多。过去最多时达到过60万只,养殖1万只以上的农户也不在少数,而目前全村养鸡数加起来才2万多只。
我们村本来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养鸡大村,虽然远离城市,可很多人都因“鸡”而富,如今却不敢养了,实际上是失业在家,断了生计,所以村里人都很着急,我们养殖户也常在一起讨论这里面的原因。拿我几个月前养的1万只鸡不下蛋的事来说,从发病到鸡群感染,不超过4天时间,而全村的鸡全部感染,也就是半个月左右。这可能与村里鸡舍相连、养殖密度过大等有一定关系,但是也说不好,因为离郭杜镇几十公里外的细柳镇和斗门镇,鸡得的也是这种病。据我所知,一些养殖设施完备的鸡场也出现了这种病情。
大家怀疑,这里面最大的原因可能是空气质量下降。以前这里没有搞工业开发的时候,鸡没有这么多病,就算得了病,用石灰往鸡舍一撒就能起作用。而现在,很多病连西安市畜牧兽医防疫站的专家来了也不一定能治好,驻村的4名兽医给鸡开的药,只能缓解鸡得病后大量饮水、食量减少、发低烧的症状,但还是不下蛋。
有的病各种兽药都用过了,仍不见效,我就从药店里买回不少人用药继续试,包括注射用头孢曲松钠、硫酸阿米卡星注射液、柴胡注射液、利巴韦林注射液等都买过。我想,一来人用药假药少一点,二来人用药的药剂含量能大一点,没准就能管用。现在我家各种人用药和兽用药都有,多得都能开药店了。
有一次鸡发病,粪便不像往常呈黄色粉末状,而是绿色稀水状,我认为是鸡的肠道出了问题,就注射硫酸阿米卡星注射液,但效果并不好;后来又把抗病毒的利巴韦林注射液和硫酸阿米卡星一起注射,效果仍然不好,只好再换药。有时候是人药搭配兽药,有时候是兽药搭配兽药,有时候是人药搭配人药,每次在100只鸡上进行注射,如果效果好了就给其他的鸡注射,效果不好就在3天后继续换药,不停地组合。很多时候,连我自己也忘了哪些药可以用在鸡的这个症状上。
村里的兽医经常也没有办法,就拿现在鸡得的这种病来说,有的兽医看过后认为是流感,有的认为是新城疫,也没有统一的结论,不同的兽医给鸡开的药方也不同,而一次买药的钱就要500元,如果不管事的话就得继续找另一个兽医换药。到最后,一只鸡用了哪些药,用了多少药都没人说得清楚。
我们养鸡户也希望少用药,一来鸡蛋质量好,二来节约成本,也知道用药过多会有残留的危害,可是现在的情况,我们真是别无办法了。
专家建议:尽快推广兽药残留检测制度
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畜禽产品中,抗生素等药物残留越来越普遍和严重有多方面原因:其一,动物疾病的复杂性、诊断难度的加大,形成了比市场风险更为严峻的疾病风险,使一些养殖户对畜禽“下猛药”;其二,我国养殖业部分从业人员文化程度较低,不懂得合理防疫、用药的方法,凭经验饲养、凭感觉用药问题突出;其三,一些养殖户为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在饲料中添喂抗生素,动物长期食用,会导致疾病抵抗力越来越差,细菌耐药性越来越强,治疗时不得不加大用药剂量,由此使抗生素残留越来越多、越来越浓。
为此,专家建议,应该尽快在加工、销售环节设立准入“门槛”。陕西省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孙涛说,我国许多地方对蔬菜农药残留的市场准入制度和检测技术相对比较完善,对畜禽产品的兽药残留也应该探索建立同样的制度。目前兽药残留的检测设备昂贵,检测一个样本费用约需1000元,时间得三四天,这就有待于通过研究开发廉价、快速的检测方法,从而逐步在屠宰环节或者销售环节推广兽药残留检测制度。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兽医院院长王晶钰认为,政府部门应该通过制度建设、宣传引导,切实提高养殖户控制抗生素残留的意识。首先要合理使用抗生素,特别是减少把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促进动物生长。其次要在使用抗生素之后,严格执行休药期[休药期是指食品动物从停止给药到许可屠宰或动物产品(奶、蛋)许可上市的间隔时间,主管部门对抗生素兽药规定了休药期,应该通过严格的监管确保落实]。第三,除严格执法、加大处罚外,还要对养殖者加强法制教育和技术培训,指导他们提高动物合理用药的知识。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EditorD,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zgdwbj.com/archives/1581
微信支付微信支付

觉得不好少打点:)

最后编辑于:2013/8/11作者: EditorD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rrow grin ! ? cool roll eek evil razz mrgreen smile oops lol mad twisted wink idea cry shock neutral sad ???

请关注中国动物保健公众号

请关注中国动物保健公众号